Vivienne_G

想和你一起打滚 顺着四叶草的山坡

【霆峰】鹊桥到极北

实在是非常非常喜欢这篇,很符合我心里面对他们的暗暗设定。当然,他们远比我想象的更加美好动人,也更加坚定。

“我想同你做很长时间的好友,砖瓦牢固,静悄悄建立珍重又深厚的情谊。混凝土不止一种材料才可以坚实,所以不拘泥于兄弟,也不禁忌于爱情。”这句值得大声朗诵三遍。

_悲催_:

*私会play,一发完。

*RPS/OOC/磕到昏迷的CP脑,不要认真。

---------------

 

01

 

在机场,刚一落地就接到电话。

 

他听见William不紧不慢,像夹生米饭一样的半熟国语,散漫中又带几分焦急,还有翻动菜单的声音。

 

『诶欸,他们的限定菜单做到下午十六点,快来。』

 

手机顺落入口袋里,他慌忙带起耳机问,什么?

 

『有生蚝,你应该可以吃吧……他们说上次专程来吃一个定食,蟹做得也很鲜。』

 

『那问我干嘛?你看着办。』

 

『哎……你看你。』

 

从VIP通道出来,他给在场所有人赠送一枚签名。

 

被问及要待多久,想也不想,顺嘴一记答案脱口而出,待十年,招致一片哄笑:谁都清楚于他而言,时间的疆域里寸土寸金,丝毫不亚于北京的地皮。

 

当然还有另一个他,于是就成为双倍的挥霍。

 

所以李先生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机场语录里,可以预见地又要多出这一条来。他一向很懂得坑蒙拐骗的说话艺术。

其实李先生尚未意识到的还有一点,原来自己也有得意忘形的一面。

 

 

02

 

于他履历中的一个角色,十年是一个执念。

 

他的角色于虚拟的时空中匆匆走过真实的十载。李先生后来翻阅那本书;自己早已是今时不同往日。他的角色也面目沧桑,与他初次接触时判若两人;江湖夜雨十年灯,和冥冥中的莫逆之交重逢时,竟然不敢相识相认。

 

03

 

他在另个宇宙中上过一所学校,校名为天墉。

 

是在蝉鸣太阳热的暑假,学生在家惬意地吹着空调的夏季,按动遥控器。他知道那是他人生中的另一次高考,所幸这次并未落榜。

 

他想一想,三年了。

 

时光纵是一根三万米长的绳子,三年三年又三年,一寸一尺浸入海里,一步一步走,不就轻松到了第十年?

 

脚步复轻快,但当电话又响起来,响过三声才回神去接。

 

挂断时才意识到,什么是近乡情更怯。

 

04

 

甜美温和的女侍者将他引入内间。椅面上有莫名其妙的温度。

 

他一抬头,手臂上新新旧旧的纹身,眼窝里的笑纹,还有破洞口的紧身裤。来者面不改色朝他点头,重新坐在他对面,像旧年代的特务会晤。两顶一模一样绷紧的帽檐下,William突然不受控制般地爆发出一阵大笑来。

 

李先生冷淡勾了勾嘴角表示回应,向前拎起他一条手臂看新纹身。

 

香港来的靓仔一张口就是不停朝他抱怨,在家里快要闲得长蘑菇,有空也不早两天打电话说来。外面卡座里偶尔有人侧目,看到内室的门被拉上,礼节性地很快转回身去。

 

李先生顺口应答一句,我怎么没看见蘑菇?William翻过手腕来,一把挽住他靠近,丝毫不顾及安全距离,懒散蹭在他肩膀上讲,『我们等下可以去纹一个。』

 

『我算了,你等会儿可以去纹两个。』

 

一碰到李先生的肩膀,William就像摸到氮气一样,又开始不停地笑。

 

他说,你有完没完。

 

自己也没来由地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

04

『诶,李易峰,我们是一年只能见一次的CP。』

 

话音一落,立马接收到李先生无声的一记白眼谴责,什么毛病。

 

William却是一脸很有保障;没关系啦,反正他们听不懂。

 

就跟自己名副其实,真是整栋房里国语第二好的人似的。他的bro们敲敲墙板,在隔间另一端低声笑着起哄。

 

 

 

05

 

在普通人眼里,他们在屏幕上的一年是这样过的:

 

他脱下军氅及长靴,戴上呆傻的黑框镜片,在沙漠里奔忙。还要准备灯光下汗流浃背的场场演出。

 

他穿起古人雪白衫袍,于高山溪流间穿行。上杂志红毯,西装花样越来越大胆,倒总比另一个朴素上一点;再在歌舞升平的乱世布景中换上皮衣,演起一个心惊肉跳的普通人。

 

倒也没多大区别,走到哪都是人山人海。

走到哪都是同一个横店。

 

06

 

他的一位前辈说,不论是轰轰烈烈,还是细水无声。演绎精髓是要置身其中,把它当做普通人的故事和爱情娓娓道来。

 

虽然早已失去普通人的环境,他也耐心琢磨着这句话。

 

告别一个又一个剧组,一个频道挨一个频道,从几十条到几百遍,从上个时段到下个时段。

 

每个时空都有遇见的可能,每个世界都微妙地藕断丝连。

 

07

 

窗外淅淅沥沥。麻雀灰花的翅膀在冰冻的雨中抖索,墙角灰尘埋没飞蛾死去的双翼,炙烤刑具的火盆透出温暖的桔光,是一张精心布置过的残酷的景。

 

双手枕在后脑勺下面,叨念两句台词的功夫就又走神。似乎听见有人隔着半空唤他一声,屠苏。

 

08

 

原来是隔壁组,生死离别,正拍一场与当年环境相仿的古装戏。

 

 

09

 

候场时,有后辈开玩笑地叫他一声李老师。

相比较当年,李先生确也磨出几分圆润练达来。依旧习惯沉稳安静。不是做新人时那种一声不吭,他看似总在想事情,实际多数时间是在深沉地放空。

 

不过除了偶尔撩一下粉丝,眉目里快活捉弄神色暴露天性。倒也没有真正搞过一回事情。

 

10

 

偶尔也互相撩拨一把。William在他忙得焦头烂额的时候发来一句,出去玩吗?

 

他接过助理递来的台本和咖啡,面无表情打过去两个字,『没钱。』

 

那边说,我可以借给你。说完发了个红包。

 

他没点,拍完一条过,再扔过去两个字。『没空。』

 

这就是很没办法的一件事了。不是哪年哪月,都有天时地利人和,花好月圆的台风夜。

 

11

 

更何况日子总不会一直都顺风顺水。

 

一个风波接一个风波。下一个浪远远可以望见,正沉默又马不停蹄地朝他赶来;吞吐着数以万计的泡沫和喧哗,来势汹汹。

 

不知这一个会不会打得他趔趄,还是依然望不见的下一个,会将另一个他一口吞没。

 

12

没有什么好隐瞒的。

 

这次他躺在沙发上,诚实回了三个字,『没心情。』

 

那边所在地显示依然还是横店。到了深夜,四个字。

 

『不要太累。』

 

旅游网站上浏览过的斑斓景观和美食图片。近到眼前才发觉,植物和道路格外清淡,送入口的食物也没有想象中的对胃口。

 

只不过可以梳松散的发,着舒适的衫,喝茶看街景;没有刀光剑影侠客诗,也并没有多少革履光鲜。 

 

13

 

但是很好,可以一待十年。

 

14

 

没吃多少东西便出来。一件件想说的话,居然三言两语即可诉清。

于原宿人来人往的街头摘下棒球帽。并无多少人注目,他想,戴上帽子以后,或许我们只是皮肤比一般人好一点点的普通人。

 

他告诉William这个新发现,对方正插兜走得大摇大摆。衣角,鞋带,膝盖上张开的破洞口——好像只有二十岁,不用好好打理自己,亦不须搭理任何事情。

 

『是吗?』对方掉转过头来,看着他,嘴角挂上的笑容几小时都未拿下,又痞,又邪,又甜。『是吗?那我现在可以随便同你搭讪吗?』

 

他说,你等会儿,我先报个警。

 

搭在肩上的手用了点力,古惑仔恣肆欠扁的嗓音在耳边响起,说的是地道又匪气十足的TVB台词:『快叫警察来,来啊。』

 

William身上有70代港片承嗣下来的气质,天生乐观散漫,古怪热情;还有着刀刀见血,深情刻骨的一双眼睛。偶尔猝不及防闪过的眼神阴郁锋利,从李先生白皙颈间划过,又转瞬化作不设防的动情。

 

他说,卡。

 

15

 

传说中,名字前加上陈伟霆或李易峰,带几张遮遮掩掩的图片,三分钟即有希望上热搜。

 

几个人三分钟虚伪地讨论如何拍出自然感。之后,William给他出了一道填空题。

 

『两个。』

 

李先生接发球的水平一流,梗也一向足。他想了想,按老规矩来,三个字。

『丑八怪。』

 

William的朋友走在前面,并未发现海另一边有何异动。更何况是在东京,正是地震频发的季节。

 

William生气地表示不满,我这张很好看。李先生笑而不语,无声作出表示,谁丑谁先发。

 

众目睽睽的街口,正你来我往地拌嘴,前方突然传来东倒西歪的爆笑声。William看到友伴高高竖起的拇指,还有此起彼伏的口哨,简直是恶意满满。

 

『天哪,你们简直全世界最帅。』

 

16

 

传说中做过坏事,便会一件跟着一件,停不下来。

 

而且在日式的街头,似乎理所应当地,应做一些秋季档常见的事情。

 

所以当William倒走着朝后退,向他伸过一只手来。李先生入乡随俗地给了他面子时,William又突然收了回去。

 

没有摄像机颠簸摇晃,并不算专业的日剧跑。

 

李先生有点气喘吁吁,眼前场景被William成功转换掉。比方才更加僻静的街道,偏远到只有巷口的一只母猫,表情也是相当冷淡腻烦,一副见惯这种事的无趣神情。

 

跑累找不到地方喝饮料。李先生斜靠在墙上,William驾轻就熟地靠上来;类似于你每一根睫毛都在勾我,我每一处骨节都在泡你,后接的是经典港片桥段。

 

伸手勾头,驾轻就熟按住对方后颈。李先生的吻戏向来不尽如人意,William却曾有一段年度最佳吻戏。眼神讲究要直白干脆,不慌不急,到了后段逐渐过度至勾魂慑骨,黑亮湿润。沉沉落入他虹膜深处,直坠心底。

街景旖旎,李先生镜片中氤氲起雾气,眼睛里却依旧黑白分明。

 

William有点不满,颇为色气地拿指背一抹,轻轻擦去他唇边可疑的水印。

光天化日朗朗乾坤,于异国他乡做了坏事,之后还能脸不红心不跳,佯装出一副迷路的样子,回到大队伍里去。

 

着实可以。

 

 

17

 

下一件之后还会有下下件,在所难免。

 

李先生握紧玻璃杯,和着一口酒,就着令人耳膜聩痛的舞池乐,迅速地咽下那个吻。

他有着很好看的唇色,在暖炽灯光下愈发显得清淡又柔和,像某种暗示。

 

彼此已经不是毛头小子的年纪,却还是二十岁的脸颊,共享二十岁的呼吸。脸皮已经三十岁厚,喝得有点晕散,面无表情,李先生说,我还想演坏人,所以这是体验生活的第一步,算你白占一次便宜。

我演过好几个坏人哦。William傻兮兮地朝他笑,企图蒙混赖过去。

昏暗灯光下,李先生于背后镜子里朝他飞一记白眼,之后安静翘起嘴角。

William看他时,心倏然地一跳。

18

 

生得好看,是和肢体动作一样的国际语言。

 

穿酒保制服的樱花妹,靠在吧台同William闲聊,一颦一笑都透着年轻可爱。William呷一口酒,装作支支吾吾地讲,我不太会讲日语,在这里也没有家。

 

女孩讲,没关系呢,我都有,也都会,我们等下可以一道坐地铁回去,可以吗?William笑得停不下来,可以啊,但是我总有很多事情,一天忙24时也忙不完,等下次放假再来找你。

 

李先生在被搭讪前先被认出来。他同人家在喧哗的午夜时分捂住耳朵讲,要好好学习,不要浪费时间。

 

19

 

在拥挤的手臂和纹身中辨认出William,是件有点费力的事情。他戴着帽子,含糊不清地评讲李先生的舞姿;『你跳得有进步,腰还可以再软一点。』被李先生无情无视。

 

欢笑和喧哗声包围,William恍惚想到2016年的第一秒,也是和李先生挨着肩膀度过。

 

他说,我想同你做很长时间的好友,砖瓦牢固,静悄悄建立珍重又深厚的情谊。混凝土不止一种材料才可以坚实,所以不拘泥于兄弟,也不禁忌于爱情。

 

李先生不知听清没有,漫不经心地朝他点点头;人是一种奇怪内向的动物,在安静的隔间里闲话家常,在纷乱的舞池中央促膝谈心。

 

无所谓,William想,爱就应是件哑口无言的事情。

 

他不知道,李先生淡然眼底下一向深藏野心。

 

和他同样壮志凌云,想比爱情伟大,想令凡人动心。

 

20

 

夜宵选在拉面店。玩了一晚上的青年男女,三零两落,满头大汗狼吞虎咽。于他们而言是快意从容一个的珍惜夜晚,所以还要留下纪念。

 

按下快门前,William匆匆瞥过李先生的侧脸,唇角沾一点鲜嫩的酱油,像一块晶莹剔透的寿司饭。

 

他默不作声,却又感慨万千。

 

成名以前,William演过各类角色,扮酷耍帅异常熟练。但和李先生的初次会面,扮演的却是一个保护者;他也从未想过自己可演到那般不错的地步,连自己都觉得满意。一别三年撕掉许多标签,唯独这个很喜欢,被他默默留了下来。

 

李先生却早已不是白嫩冷淡,略显稚涩的百里屠苏;安静又不会太安分,戴起眼镜来斯文优雅,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像李老师。

 

William也捡拾起旧时的影子来。但即使相仿衣着,却和他总看似是黑白两面。

 

但William依旧很喜欢。他生来有不怕被人注目的性格,所以一往无前地行进。

李先生与他性格不相近,但明知循规蹈矩也不能讨好所有人,倒也就从容,不慌不忙地前行。

 

男生都要有一点浪漫英雄主义,他和李先生也一样,不是阿喀琉斯和帕特洛克罗斯,和平年代用不着出生入死,但依然愿意做对方牢靠的肩膀手臂。

 

于座位下拉住李先生的手,久久才舍得腾出空来吃面。

 

是不知餍足的感觉,不值一提的事情。

 

 

21

 

William在INS上发下合照,这次认认真真,打下的是BROMANCE。

 

第二天他发现,不论是一颗空气做的足球,还是一个不常使用的账号。

 

李先生总不忘记陪他做每一件事情。

 

 

22

 

从拉面馆出来。夜风有点凉,William仍穿着灰棉背心。

一期一会是由日本茶道发源而来的词汇,一生只会与对方遇见一次。赏味期很短,所以要更好地对待彼此。

 

机会很省,William却想在演唱会上遇见他一次,每一个重要的场合和时刻,贪心得理直气壮,都得要遇见一次。

 

李先生打开手机,被相隔一个时区的网络余震吓得瞬间瞪圆两颗杏仁状的眼睛。他拍一拍William的肩膀,对方看到后也笑,他却依旧是若有所思。

 

『你说下次见面,我们会不会红到不能出门的那一天?』

 

William帮他扶一下帽子,并不在意这种空气里划出的苦恼。在他眼里没有见不到的人,没有达不成的事情;大不了可以买一艘游轮到不知名海岛,甚至是去向没有信号区的北极。

 

即使缩手打寒噤,不还是依旧可以优哉游哉,搭肩唱一曲两人行?

 

23

 

班荆道故,一期一会,想见自然能相见,后会终究会有期。



只因于你我而言,鹊桥架得到极北。


是永不必说再见的关系。

 

 

END

 

 

 

 

---------------

根本跟不上两位爸爸火箭一样的更新速度,新年愉快。

评论
热度(457)
  1. 祝酒_悲催_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Vivienne_G | Powered by LOFTER